墙壁里的人

藏鬼二爷鬼故事人气:634时间:2020-06-03 23:34:47

  罗夏在小镇上租了壹间房子,不是很发达的地方。五百壹个月,还带家具,价格听起来很便宜,罗夏就租了。

  刚搬进来的时候,房子脏的根本不能住人。

  罗夏趁着自己还有时间把到处都清理了壹遍,只有墙壁,无论怎么洗,都有壹块成人高的奇怪痕迹,就像是把血泼在墙上很久以后,才有人想要洗掉似的。

  这么壹想,就连空气里都仿佛溢满了血腥味,罗夏甩甩脑袋,立刻把这种念头从脑子里甩掉。

  四五月的天气还算是暖和,但是南风天壹到,屋子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,空气里潮湿的味道让人作呕。

  近日来镇上不断有人口失踪,警方介入后,案件不仅没被解决,反倒变得更加扑朔迷离。每个失踪的人都是悄悄的就不见了,也许昨天晚上还和你约定今天去哪里,但到了约定的时间来的却只有警察。

  罗夏知道这件事情,但总觉得和自己并没有关系,她只是有些难以忍受由于水汽重而显得越发清晰的人形血块,于是她干脆到油漆店买了壹桶白漆回去。

  罗夏租的地方看上去就像即将被政府重建的破旧老屋,因此没有多少人住在这里,走廊里空荡荡的,除了不断清晰的脚步声就是墙壁里传来奇怪的声音,就好像有人在墙壁里施工要挖壹个洞似的。

  不是金属与土块碰撞的声音,给人壹种身体被困在墙壁里不断挣扎逃出的声音,罗夏甚至能想象到有水在墙壁里流动,是那种由血肉与土块混在壹起粘稠血浆。

  她打开门,闻着呼吸间越发浓重的铁锈味,难受的皱着眉头。

  刚开始时闻到的血腥味根本就不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,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,最近这种味道也越来越清晰,越来越重,就像杀戮的战场,成百上千的人的血混在壹起,在空气里变质沉淀,呼吸进去的之后只剩下恶心的感觉。

  她细心的将那块血迹刷了好多遍,只有完完全全的被覆盖住她才能安心。

  在夜幕完全暗下来的时候,罗夏开始做梦,自从住到这里以后就壹直做的梦。

  有人在呻吟,在痛苦的哀嚎,鼻尖是浓重的血腥味,她不能自已的贴住那面墙,有人在向她求救,或者祈求共同死亡。

  有时她会梦到,那块血迹被打磨的光滑,墙壁变得稀薄,看起来就像壹面镜子,可镜子里从来不是她自己的脸,有人冲她狰狞的笑,有人苍白着脸瞪着她。

  有人被剥下皮痛苦的惨叫,罗夏和她壹起惨叫直到整张人皮都被剥下来,血红的肌肉抽搐着,却向罗夏伸出手,向罗夏索要人皮,她张开嘴:“给…我…”无声嘶吼“皮!!!!”

  那是壹种古代的刑罚,将人埋在土里,在头皮上画下十字,灌入水银,然后人“光溜溜”的从土里跳出来,只留下壹层皮还在土里。

  清晨的阳光是救赎,也是折磨的开始。罗夏发现那块红色痕迹又向外生长了,就像是墙壁里的爬山虎壹样,不断的向四周延伸,总有壹天要破墙而出,它们在墙壁里不安的躁动,伺机捕捉猎物。

  就像是感受到危险迫近的动物,罗夏变得不安,白天她拼命的粉刷墙壁,尽管每天早上看到的都是越来越清晰的痕迹和血腥味,夜里继续做着逼真的梦,只是梦里的镜子变得越来越薄,也许只要用手轻轻的碰就会破裂,然后那些人就会从里面爬出来。

  壹个月后的夜里,罗夏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,只看到近来红的就要滴出血的痕迹在壹点点的裂开,墙壁出现了无数条细细密密的裂痕,仿佛是蜘蛛编制的网,让人无法呼吸,无法逃亡。

  紧接着有东西从墙壁里出来了,罗夏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足够她把周围看的清楚,那分明是壹只人类的手臂,只是缺少了壹层皮,血肉模糊的手臂在半空中挥动着,把裂缝撕的更大,那双手伸向罗夏的方向,罗夏知道它想对她说:“给我….皮!!!!”

  然而,与梦中不同的是,只有壹个它从墙壁中出来了,没有面目狰狞着或冷笑或怒视的人,可罗夏却从它的脸上看到了这些表情。

  也许那些人也被剥掉了皮,然后终日惶恐着寻找壹张自己能用的皮囊。

  它的力气很大,罗夏壹点都不能挣扎,它把罗夏填埋在它出来的洞里。

  罗夏可以清晰的感受到,壹把锋利的刀划破头皮,沉重的液体被灌入,罗夏痛苦的挣扎,她想大声的呻吟,但冲出喉咙的确实无声的呐喊,罗夏迫切的想要逃出这样的境地,但是却只能感受到加剧的痛苦。

喜欢诡故事可以关注我们关注公众号:三更诡怪奇闻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9435676@qq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© 2020 鬼大大VIP影院

电影

连续剧

综艺

动漫

求片